杂碎杂感

时间:2021-05-29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杂志即将付印了,可扉页仍然是空白,编辑们给我布置的这个卷首语任务许久了,但就是思绪凌乱,迟迟未能动笔。 卷首语,也叫刊首语,实际就是写在前面的话。这类任务近年承担的

  杂志即将付印了,可扉页仍然是空白,编辑们给我布置的这个卷首语任务许久了,但就是思绪凌乱,迟迟未能动笔。

  卷首语,也叫刊首语,实际就是写在前面的话。这类任务近年承担的的确多了,大约是在2009年执掌《榆林周刊》时起,每到元旦,报纸扉页一定得有一篇总结当下、憧憬未来的“新年献词”;春节期间,还会有一篇“新春寄语”刊出。2012年后又一份维系了不到两年即宣告关停的私人投资周报《驼城周末》也维持了这一惯例。而今,是面对这一份仍然自己花钱所办的市社促会会刊《榆林社区文化》,感触不同,但感慨良多。

  又至岁末。不由回味匆匆而过的年复一年,自然萦绕出《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歌。时间其实就在那,一分一秒滴滴嗒嗒地存在着、往复着,也悄悄溜走一去不复返,看得见,但抓不着。大凡感叹时间过的太快的人,按理说是忙碌的人,有事干的人,有大成果大收获的人;不惜时、没有时间观念、无紧迫感的人理应庸人不忧、碌碌无为。而我,身板已趋佝偻,发须日渐转白,精力开始滑坡,感觉时间过快不够用,紧迫感十足,但结果可偏偏属于后者。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科技的发展驱动历史车轮飞速向前,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包括衣食住行游购、工作休息、沟通交流、文明礼仪都在发生着巨变,就连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生存安全都在深刻变化着。中国社会进入了清新明朗的新时代,醒狮已然登顶,以博大胸襟向世界提供中国力量,贡献中国智慧,播撒中国精神。

  可这个世界依然杂乱。大国博弈,阵营错杂,恐怖四起,邪正对垒。纵有平世之雄才伟略,无奈多极化、多元化,东西文明极难短期内相濡以沫。尚需夹缝中拼力发展,谋求真正崛起。大世界之于小社会,大社会之于小圈层,领导是领导者的职责,遵从是众生们的义务。宏观调控,微观制衡,打虎拍蝇,整纲肃纪,看似是国家层面的大事,更是关乎社会健康、百姓福祉的大事。作为庶民一介,动辄纵论天下关心朝纲看起来滑稽,但若是人人操心家国社会大小事,一心向善向上,则可汇聚强大的力量,推动社会趋好、国家强盛。

  忽然间想起了榆林人钟爱的塞上名吃——杂碎。这道本以羊下水为主材,辅之以土豆条、豆腐条或粉条、用羊腥汤微煮而成的饭食,其做法、吃法在这块高原上也不尽相同。有的是仅搭配土豆条的纯杂碎,有的却仅散落绿豆大小杂碎星沫而几乎一碗粉汤,比如榆林城。但是,即便一些商户连羊腥汤也不熬烹,店内外官员、百姓,甚至流氓、歹徒均趋之若鹜。实乃一地民俗、生活习惯使然。

  若把社会比作一碗杂碎,生活中每个人便与其内的底汤、杂碎、土豆条、豆腐条、粉条、葱花、芫荽、油盐辣子醋等调料一般,功用不同,目标一致——色香味美的一餐美食。可要研究这些物料孰重孰轻,该放哪个该去哪味,可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各人的口味了。如同反贪治腐,上层建筑首先考虑从位高权重下手,纯洁政治生态;而底层百姓更渴望严厉打击村官村霸、县吏乡绅。大家分明清楚一些单位部门职位太多闲人臃肿,整日只动嘴不动手,没完没了的各种会议外,喝茶抽烟翻手机,庸碌不为,但就愿意将就。更有盲目追求就业率,溢出大批公益岗位,或者官文形式将数量庞大的贫困大学生硬要塞到本已超员的单位或国企中去。吃闲饭的越来越多,真正干事的走到哪儿就那么为数不多的一部分人。

  杂碎本身很杂的。每个食材均认为自己最为重要。于是就有了嫉妒、憎恨、打击报复,顶撞、使坏、检举揭发。平日一锅一碗内搅稀稠看似平静,实则各怀心思百般鬼胎。为官者得道者,平庸者苦累者,都在这锅底汤或清水中沸腾着。末了,又想起神木人常在贬损一些不地道的人时用“杂碎”一词,顿感不该乱写这段文字。

  作者简介:丁富升,榆林市府谷县人。媒体人、职业写手,独立策划人、导演。发表各类作品百万余字。现为榆林市社区文化建设促进会会长。促进会办有沙海明珠艺术团、榆神文化传媒公司、悦达文学艺术创作培训中心等实体。

  社会职务:《新丝路》杂志社专题部主任,榆阳区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神木市社区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榆林市慈善协会理事,榆林市慈善文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作者简介:丁富升,榆林市府谷县人。媒体人、职业写手,独立策划人、导演。发表各类作品百万余字。现为榆林市社区文化建设促进会会长。促进会办有沙海明珠艺术团、榆神文化传媒公司、悦达文学艺术创作培训中心等实体。

  社会职务:《新丝路》杂志社专题部主任,榆阳区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神木市社区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榆林市慈善协会理事,榆林市慈善文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